1. <dd id="xp94h"><code id="xp94h"></code></dd>
      <progress id="xp94h"><track id="xp94h"></track></progress>

      <th id="xp94h"></th>

        <button id="xp94h"><object id="xp94h"><input id="xp94h"></input></object></button>
      1. <mark id="xp94h"><optgroup id="xp94h"></optgroup></mark><dd id="xp94h"><track id="xp94h"></track></dd>
        <th id="xp94h"></th>

        行業新聞

       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行業新聞 > 正文

        工程監理:修路要像繡花一樣(圖)
        日期:2013-09-21 16:42:27   閱讀:

        工程監理:修路要像繡花一樣(圖)

        王清玉(右)和工人蹲在一個窨井旁邊,仔細研究施工問題

         

        王清玉

         

        身份:工程監理

        施工工地:許坦西街

         

        7月7日早上,王清玉和另外兩個工作人員坐在馬路牙子上,地上擺著各自的茶杯。“這個變電箱已經能移開了,昨天剛商量好地方。”“這就能跟體育路接上頭了。”

        一邊說著,3個人起身往路口走去,記者也緊跟著他們。

        王清玉,平頭,臉色紅里泛黑,腳蹬著一雙黑皮鞋,上面已蒙了一層土,上身的深色襯衣敞開著,露出了白色的背心。他今年60歲,剛剛從山西省公路局退休,后被聘任到山西華申工程監理有限公司,現在是許坦西街的工程監理負責人。

        經常帶同事回家吃飯老伴兒還給他們熬綠豆湯

        許坦西街與體育路的東北角,有一個綠色的變電箱,因為許坦西街街道拓寬,變電箱緊挨著馬路邊,既影響美觀也有安全隱患。道路指揮部、供電局和附近商廈多次協商后,決定將變電箱往馬路里側挪挪。挪完后,這片兒就能鋪油了。“我們是在7月4日鋪的最后一層油,下午5點多拆除的圍擋。”王清玉說,因為東面的高壓線尚未入地,電線桿還沒拔,所以還沒有鋪面層。“我們是一步一步走過來,一尺子一尺子量過來,整個道路平整度、順直度都是按照道路驗收標準來執行的。”王清玉說,修路時,另外3名監理員負責測量、實驗等工作,像工地上送來混凝土、鋼筋等建筑材料時,必須由監理送到實驗室做檢測,符合標準才能使用。不僅如此,現場還要做路基壓實度的實驗,保證壓實度在96%—98%。

        因為家就在附近,王清玉經常帶著3名監理員去家里吃飯。每次臨走時,老伴還會給他們的杯子里灌上綠豆湯,預防中暑。“說實話,天太熱,不太想吃飯。”現在塢城路并州路道路改造緊張,3個監理員調了過去,老伴還經常跟他念叨,怎么不見那3人來家里吃飯了。

        工人叫啥來自哪里心里都“門兒清”

        跟修路打了一輩子交道,年齡也大了,王清玉心里有條杠杠,那就是在修路這個問題上,絕不能丟了人。“再退一步說,我家就在附近,更得嚴把質量關了。要不然,都過不了那些老鄰居的關。”

        許坦西街長1300米,從起點開始,每20米一個樁號,哪個樁號有啥問題,王清玉都一清二楚。“師傅,你是哪兒人?在這里干了多長時間了?”記者跟工人閑聊,王清玉聽到接話說:“他姓鄭,五臺人,50多歲了,從許坦西街開工就一直在,特別吃苦能干。我們嚴把質量關,是分內的事,不算辛苦,其實他們是最辛苦的。”王清玉說。天天泡在工地上,工人們叫什么,來自哪里,他幾乎都能說上來。“平時多操點兒心,就能盡早發現施工中的小問題,問題早點兒解決,就免得后面再返工。”

        在馬路邊上,記者看見一處雨水箅子翻著,施工人員正在給井下抹灰。王清玉蹲下,仔細看了半天,又叮囑了半天。

        30多攝氏度的氣溫對鋪油來說最好不過了

        跟著王清玉走了不到兩個小時,記者已經滿頭大汗,30多攝氏度的高溫下,旁邊的工人師傅更是汗流浹背,烈日下,王清玉的臉被曬得黑紅黑紅的。說起讓人熱得吃不消的天氣,王清玉倒是顯得很開心:“對于鋪油來說,這天氣最好不過了。天氣熱,黏結性好,碾軋的遍數多,能保證壓實度,保證質量。天氣要是冷點兒,鋪油時的壓實度就相對要差一點。”

        在路口,有工人正在補路口的磚縫。王清玉又向記者介紹起了一個專業知識:道路分隔帶兩米寬,兩側的側石分別寬15厘米和20厘米,剩余165厘米,鋪不了整塊轉,不允許用混凝土勾縫,所以都要把磚塊敲成細長條,嚴絲合縫。

        在普通市民眼里,修路是粗活??墒菍τ诒O理們來說,路邊的磚縫、鋪油的顆粒、井蓋處的平整,都得看得仔細、查得認真。王清玉說,修路就像繡花一樣,馬虎不得,不然就得返工,又費工又費料又費時。

        新聞中心

        企業文化

  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